主页

苏芒:我不是女魔头我是大女人

  苏芒出名,并不仅仅因为她是《时尚芭莎》的“女魔头”,而是因为她传说众多。

  传说一,秋裤门事件。秋裤曾经在去年年初成为时尚八卦的流行词,因为苏芒在接受鲁豫采访时,谈到了不穿秋裤的事情。苏芒说“我不允许我周围的人穿秋裤”,引起网友热议。苏芒最后在博客上澄清,自己从未说过“时尚人士不穿秋裤”或者“要求时尚编辑不穿秋裤”等类似的言论,只是建议自己的老板不要在国外穿秋裤。

  传说二,工作狂。有年大年三十,全杂志社都在加班。艺术总监的女朋友已经在楼下的咖啡馆等了5小时了,都快发火了。苏芒一听,说:啊,你女朋友在等你呢?叫她上来,快叫她上来!说我很内疚。然后他女朋友就上来了,见了苏芒,苏芒先是一通道歉,然后把自己的柜子一开。啪啪啪地拿出来好多名牌化妆品,全推给他女朋友,说:抱歉,让你男朋友这么辛苦很抱歉,这些你都拿去。辛苦是可以换来这些东西的!

  传说三,体力好。摘自洪晃的博客《拜金族的三聚氰胺》:11月13日派对大撞车:LV在大连开店,Versace在北京做秀,晚宴在端门。大家都要决定一下LV还是Versace,唯独苏芒走两场,LV吃完饭,赶回北京参加Versace,“不一定赶得上,姐姐,”她跟我说,“但是如果他们要小范围喝个酒什么的还是可以的。”后来我听说她还是赶上Versace的晚宴了,而且就坐在李连杰对面。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情绪好低落,真是觉得我必须退出这行当了,分明就是体力活儿。

  见到现实中的苏芒是在上午10点半,她已经工作了一个多小时,每天上午9点到公司,晚上12点离开,是她多年的工作习惯。但女魔头确实爱美,左手戴4个戒指,右手戴3个,两只手腕上还戴着好几只金色手环,整个人金晃晃。

  “有人叫你‘女魔头’吗?”苏芒手指轻轻一抬,指指玻璃墙外,相当自信地说,“我自己认为不是,但是别人怎么说我不知道,我也无法控制别人这么说。我觉得我特别关心我的同事,挺善良的一个人,而且非常细心。”

  苏芒办公室的墙上密密麻麻地贴满了她和明星、产业大牌的合影,而桌前最显著的位置,摆的却是女儿的照片。苏芒实在太忙了,一个多小时的采访,被打断了不下十次。她一边回答问题,一边娴熟地涂指甲油,不一会儿工夫,十指便从粉红变成了酒红。原本以为,她会向你灌输时尚,没想到,她上来就想谈“慈善”。这也许是《时尚芭莎》之外,她经营得最成功的一张名片。

  苏芒每天只睡5个小时,她说和别人相比,自己已经幸福太多。今年,苏芒要同时做3本杂志,两个电视节目,她希望《时尚芭莎》不仅介绍时装美容品,还能够让女人变得更聪明,把工作做到更有意思,生活得更精彩。有着这样的坚定信念,苏芒说:“我希望能和时尚再走15年。”

  说起《时尚芭莎》,就不得不提苏芒,没有一个人能像苏芒这样,可以把自己的名字和一本杂志的命运联系得如此紧密。

  这位再三强调自己绝不是“女魔头”的主编,用短短几年时间,将《时尚芭莎》发展为当下中国最红的顶尖时尚杂志之一,也让自己成为业内最具影响力的时尚教母之一。

  1991年,苏芒从中国音乐学院毕业,1994年加入中国第一本时尚杂志《时尚》杂志社。1993年创刊时,条件很艰苦,只有7个人,在一个小四合院里,搬着板凳每天生炉子吃饭。没有广告部和编辑部之分,采、编、广告,每个人都是全能。领导问她想做什么,她回答说只要和杂志有关的就愿意做。在这里,苏芒先后做过记者、编辑、客户经理,还做了五年的广告业务。有一次,苏芒在冬天骑着自行车从东单到长城饭店,找银行谈信用卡广告,但广告部不在这里,苏芒就从东三环骑到西三环找上门去,经过几个回合终于谈成了广告,这是信用卡第一次在杂志上投广告。

  这五年的销售经历,让苏芒一步一步接触世界顶极品牌,如果说初创阶段凭着理想和热情,之后则是凭着对时尚行业的痴迷和热爱,“我特别敬佩他们自己对品牌的珍重,持之数百年不懈的努力,那些极小的细节要做得十分的独特、完美。”无论是杂志定位、品牌重建,还是市场宣传上,她下意识地向这些奢侈品客户学习宝贵的经验,并运用到杂志管理中去。

  在苏芒任职《时尚芭莎》主编的五年内,《芭莎》中文版成长为该杂志国际版中排名第一的版本,紧接着,她又全球首创了高端男士品位杂志《芭莎男士》。

  每年距离“明星慈善夜”还有1个月的时候,苏芒就把老公女儿送出去旅行。她大笑,“把他们打包送走,哪有时间照顾他们啊!根本没法管他们!我得全力做好慈善夜,不能分心。”

  从2003年开始,苏芒把自己的视野触及到了慈善。“一开始,我连什么是‘慈善’都不知道。但是一场非典,改变了很多。”

  有一个读者给苏芒发来短信:在这个社会上,除了拍奢侈品以外,难道没有更加广阔的美德和爱让你来报道吗?

  “她这么斥责我。我心里很震撼。我们一直想做一个大女人的杂志,大女人和小女人的区别是不仅仅关注自己还关注别人,大女人和小女人之间的区别是,她除了关心自我幸福还关心她人的幸福,除了关心自我健康还关注社会健康,她除了有一个女人的特质之外还具有人的造诣和责任,作为一个公民的造诣和责任。我不是说大女人要很强势,我也很女人,也天天化妆臭美,我们是要办一本大女人的杂志,大女人有大胸怀,我是一个小女人,但同时有大胸怀。”

  2003年2月,非典来袭后,苏芒忽然意识到当国家遇到灾难、疾病、战争的时候,很多东西变得没有意义,“没有意义的事情让我觉得非常痛苦,正好在此之前我采访过那英,编辑回来跟我说,我们杂志在国外是很有名的一本杂志,明星们一天到晚老做慈善活动,咱们杂志能不能把明星穿过一次的衣服组织一次拍卖?我觉得挺好,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叫慈善,我只知道这是帮助别人。”

  苏芒感觉到自己必须做点什么,“我们能给人送时装吗?能给人送化妆品吗?能给非典患者送杂志吗?你觉得好意思吗?”那个时候,《时尚芭莎》刚刚创刊,做了一个专题,主题是到底什么是慈善。

  苏芒和团队把手机里仅仅认识的那几个人打了一圈电话,第一次明星慈善夜就这样办了起来,李亚鹏、胡兵、吴大维、柯蓝、鲁豫等都来捧场,一共募集善款16.5万。

  从那年起,明星慈善夜每年都办,做到去年是第六年,一共募得2700多万元善款。相对各种名目的慈善活动仓促上马,芭莎的明星慈善夜筹备期就长达8个月,细节具体到明星那晚的化妆师要给她画什么眼影,吃饭的时候坐在谁旁边,全部由整个编辑部亲力亲为。2009年才开始几天,但今年的慈善夜准备工作在去年12月就已经启动了。“我们的慈善挺纯粹的,执着、纯粹,才可以走到今天。我觉得我们是认认真真在做,我们是第一个开创了一个崭新模式的杂志媒体,也可以说是企业,以时尚品牌和传媒力量为一体宣传慈善理念、推动年轻人中慈善事业的进程。”

  ·发送CRI到106581672,影视大片、奥运直播、炫酷音乐,CRI手机电视台各频道节目即刻一览无余!

相关阅读